苍山远海

雨落成海,雪覆苍山
喻黄本命,不拆

【索夜】Prune(Ⅱ)

      


(chapter Ⅱ)

     小话痨扯开了一个灿烂的笑容“啊,你好你好!我叫夜雨声烦。欸,这里就你一个人吗?为什么就只有你这里亮着灯?你是我们镇上的人吗,我以前怎么没见过你呢,对了,你这样发色的我也没见过。欸不对,为什么我能看到你?!”末了又顿了顿“这里是哪儿?”

 

 

     索克轻笑两声,自他来到这里,就未曾见过有其他人。更别说这么......额......话多的客人,但是意外的很可爱不是么,虽然只能看见眼前人的一个轮廓,但他的“颜色”已经落进了银发人的眼底

 

 

     “欢迎来到,维达尔之梦。”

 

 

     “.....那么说,你是这里的......妖精?!不会吧,你看起来和我们没什么区别,你一定在和我开玩笑。不过看你的发色好像真没见过这样的,要说你是我也勉强信一信。欸,话说回来,为什么我是透明的?为什么我能看见你?”连珠炮似的发问结束后,索克歪了歪头,轻轻地笑起来“我是这里的妖精,每一代索克萨尔都会遗忘自己的本名,守护管理这个......‘地方’,你是我所见到的第一位客人”。

     

 

     这是金发的青年头一次觉得眨眼这个动作这么......纤长的睫毛划出漂亮的弧度,眨眼的动作仿佛让索克柔和、幽蓝的眸子闪了闪。突然意识到,也许眼前的人才是这个梦境中最干净的色彩的夜雨,觉得自己的心跳稍微有点失控。

 

 

     “既然你来到了这里,那么我带你看样东西吧”索克接着说道“方便扶我跳下来吗?”出乎意料的要求,让夜雨声烦愣了一下“啊,好,你跳吧,这里不高,我接着你呢。”点了点头,索克萨尔握住夜雨伸过来的手,攀上窗台,向这个访客跃去。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天空不知何时已经亮堂了许多,令人轻松的阳光透过了一些云层。雨小了点,雨滴在光线下坠落。柔和的阳光洒在夜雨的轮廓上,透明的人也好像带上了色彩。所接触的轮廓是有温度的,轮廓所勾勒出来的人,正在一刻不停地与自己说话。索克萨尔头一次觉得自己真实地活着。

 

 

     “我说了这么多自己的事,你好歹给点反应啊。你是有多久没和人说过话了,别光顾一个人发呆啊,你不是说要带我去个地方吗,在哪儿呢哪儿呢哪儿呢?”回神的妖精,略带歉意地笑笑,没有介意牵着的手,就拉着夜雨踏出了步子。

 

      连索克自己也不知道,为什么想带这位访客去那个地方。

 

 

     “维达尔既是森林之神......也是沉默之神。”不适时地打断了夜雨的特大号文字泡,“诶?”这是话说一半被打断的夜雨。“妖精一族对战争沉默,所以躲进了森林深处,看似待人和善,其实也只是不想起什么争端。我喜欢星空,因为它比一切都真实。”微微仰头的妖精,半垂着眼帘,藏起了从未说起的情绪。

 

  

     ......

 

 

      一时间都没有人说话,夜雨很清楚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,但他很想打破这种莫名的气氛“到了。”随着索克的声音抬头,见到的不是门,不是山洞,而是一棵树,一棵巨大的树,树冠一直绵延到了不为人知的地方。

 

 

“这就是......妖精的力量?”进入巨树的树干中,里面赫然是一片森林,所有的东西都有着空灵明快的颜色,远处传来遥远的歌声,模糊的歌词,透着神秘感。

 

 

     森林中心有一棵树苗,“每天晚上我都会来这边修剪它,如果不剪去多余的枝丫,它就无法顺利地长大,然后开花。每一朵花都代表一片星空,当树上开满花时,就可以看到这里最清晰的星空。”索克萨尔慢慢走到树面前,脚步轻柔得像怕惊醒了睡梦中的人。

 

 

     夜雨的意识有点沉,银发的妖精所踏出的每一步都仿佛有羽毛在轻柔地划过自己的脸颊。周围的不知名植物发出了微弱的光芒,索克萨尔的发尖也染上了这种颜色,有些随意地披散在摘下的帽兜上,然后顺着他的动作划过肩头,圈一个漂亮的弧度,再零散地垂在索克萨尔温和的脸旁。

 

 

夜雨声烦觉得自己感觉不太好。

 

 

评论 ( 1 )
热度 ( 13 )

© 苍山远海 | Powered by LOFTER